关东素丸子

想涨粉

【雷狮自戏】

十八铜角的长鸣过后就是礼炮的破碎声响,如同母亲首饰盒中零散的的钻石落在光洁地面,庆典的声音每年从城市顺着王城大道一直传到最高处的塔楼,让人禁不住厌烦地皱起眉。双手插在口袋顺着台阶一道向上而去的顶端是锁链缠绕的门扉,握上沾有灰烬和铁锈的门用力向里拉开,锁链仿佛是泥塑的一般被轻易扽开滑落到脚边。

踏上门扉后的悬出的石台,低下身在石台边沿坐下, 双腿悬在数十米高的石台外荡了荡,倏然想起兄长的脸,若他们在这见了自己估计又会露出一副惊恐的蠢相吧。想到此,忍不住轻笑起来,但随即又冷下脸来。

“无趣。”
长久来徘徊在心头的想法化作一个词从嘴里蹦出,连同着母亲掩笑时谦和的眼眸,身为王的父亲故作正派的笑声,兄长那愚蠢的脸孔一起在脑海中闪过,神经随之跳动一下,从太阳穴传来轻微的疼痛。抬手遮着双目摁压太阳穴,呼吸却难以平静下来。

无趣。
抗拒。
如果不是他们有问题,那么是我……

礼炮声依然不绝于耳,缓缓站起身转头望向王城大道,一辆辆白色礼车俨然一列车队向着自己所在的王宫而来。
脚步声自身后由远及近响起,未等对方先开口便已然知晓对方是谁,转身也未对视,沉默着同人一起朝王城的正厅而去。应付贵族和官员也是王族的责任啊,倒不如索性……

穿过精致装饰的回廊,繁复的音乐穿透了墙壁飘入耳中,顶替了外面礼炮的纷扰展现着另一种喜悦。在接近大厅的位置便有管事迅速凑过来,肩上被披上厚重的红绒披风,尘掸快速掠过外衣,抬手直接拿过管事双手奉上的皇冠,大步迈进灯光辉煌的大厅的那一刻人群自然而然便让出通向正中的道路,王与王后的身影随即出现在正前方。

抗拒——
不想靠近的想法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索性就伫立在原地。视线相对的瞬间被母亲唤了的名字,却未能激起多少心情的起伏,反倒是聚集来周围绝大数的目光,转瞬间整个大厅静的只剩下音乐的婉转。

勾起唇角冲对方一笑,抬手掀下肩上的披风扔在地上,手握着皇冠朝母亲走去直至站到她面前与她俯首相视,硬生生将手中的皇冠塞进她手上。缓缓向后退去两步,目光转至父亲错愕接而愤怒的脸上。

既然无趣,索性就抛下一切。
“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自此雷王星再无三皇子。”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