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素丸子

想涨粉

【雷安】是你

  那几乎是雷狮遇到过的最危险的能力。
  
  水流声哗哗不断,细听时会想象到水从花洒中喷出,滴在人身上汇成一道道水流贴着人身体最后流入下水道的画面。雷狮坐在客厅沙发上查收短信时,脑海中就闪现出了这样一幅画面。
  浴室的门打开,雷狮手臂搭在沙发背上回身,就看见安迷修腰上裹着浴巾走出来,他双手拽着头顶的毛巾两端,偶然瞥到雷狮看过去的目光,露出疑惑的表情,还小小的“嗯?”了一声。
  
  雷狮沉默片刻,收回目光又坐正身子,低头滑动手机屏幕,一个个应用点开又退出,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找什么。
  
  “在干什么呢?”安迷修压在沙发背上往前抬头看向雷狮的手机屏幕。
  雷狮听见声音后也未回话,手机在手掌间竖起来,恰好避开安迷修的视线。有什么不对……雷狮心里浮起这种感觉。他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起身走进厨房轻车熟路地从冰箱中翻出一罐啤酒,然后走到餐桌吧台的高脚凳上坐下,打开啤酒罐,一边看着电视机里无聊的新闻播报一边自顾自喝着。
  但安迷修的身影却总是吸引着他的目光。
  不知是何时,雷狮的视线便从电视上转移到从卧室换了衣服出来的安迷修身上。他换了件宽大柔软的T恤,白色的布料因为从他发丝上滴下的水珠而浸湿,贴合在他的锁骨下方大约4厘米的位置。接着视线上移,落在他白皙细长的脖颈上,随呼吸而微微活动着的喉结让雷狮升起啃咬一番的冲动——这种想法在一瞬间袭上脑,便被雷狮自己止住了。
  他一手遮住自己的双眼,拇指和中指重重摁着自己的太阳穴,乍一看像是被凉啤酒镇了脑。
  “总喝啤酒早晚伤了肾。”安迷修声音在身旁响起。
  雷狮放下手,安迷修已经拿了一罐啤酒坐到旁边,背抵着吧台桌沿仰头喝起。
  “哼,真是蠢。”雷狮瞥了他一眼,嗤鼻一笑。安迷修像是习惯了他的语气一样依旧挂着笑,朝雷狮一挑眉,握着啤酒的手伸过去。雷狮垂目看向他递过来的手,与他手上的酒罐碰了一下。
  
  声音是真实的。
  那个场景也是真实的。
  就连他们,都仿佛也是真实的。
  
  雷狮醒过来时,整个身体都泡在山涧瀑布下的蓄水泉中,水淹进耳鼻将他呛醒。
  他从水中坐起身来,水面漫在他的腰部。他甩了甩手上的水,抹了把脸,开始打量并回忆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醒了啦。”
  雷狮寻声看去,安迷修正站在水泉中,水流漫到他的小腿处,而他的手上拎着一个人,血液混在水里流到雷狮的身边。
  “你杀了他?”
  “当然没有!”安迷修回答,手松开任那人掉进水里,偏头皱眉看向雷狮。“我和你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
  所以,先前自己沉浸的才只是“仿佛也是真实的”。
  
  雷狮站起身,低垂在身侧的手掌中雷神之锤出现,他向安迷修走去。“哼,既然你动不了手那就我来。你就抱持着你那愚蠢的骑士精神在边上看着吧。”
  青色的雷电从锤端迸发。安迷修一眼就能看出雷狮真的打算动手。
  “住手,雷狮!”安迷修上前一步,挡在那人身前,“就算他刚才偷袭,但也同样是比赛的选手啊,更何况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雷狮的动作停下。
  雷神之锤指向安迷修,“你要保他?哼,你以为你办得到吗?”话语刚落,黑色的巨大能量球从天而降,安迷修目光一凛便躲开,顿时水花四溅,瀑布之上传来佩利和帕洛斯的笑声。
  安迷修紧张地看向泉水中,那人的身体因佩利的攻击和水流的减缓而落在对面的岸上,但好在依旧没有性命之忧。安迷修怒视向雷狮的位置,但对方不知何时已经上了对面的岸,一步步朝那个昏迷的人走过去。
  安迷修紧张地叫了一声雷狮的名字。
  雷狮的动作一顿,但随即恢复正常,他用锤柄那端拨动那人的脸,像是特意看了眼他的样子,扭头看向安迷修。“安迷修,我承认你的实力有点看头,但你还不及我——这次你先破了幻境,所以今天我给你面子不杀他。但这不会有下次……”
  
  说完,雷狮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雷狮。”安迷修叫住他,等他转过身才有些犹豫地开口问道,“你在最后看到了什么?”
  “……”
  没有回答,雷狮便离开了。
  
  

  对雷狮而言,再没有比揭露心中最不愿承认的情感,更令他不安的了。
  没有任何杀伤力,没有任何恐惧之物,仅仅是一场幻觉——将隐藏最深的情感化作幻境。
  ——这便几乎要了他的命。
  很多话我们根本不能说出口,就像手机短信里没能点开的讯息,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答案。

  ——你爱他吗?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