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素丸子

想涨粉

【凹凸】知晓世间的恶意 02

※全员向,多cp,雷安中心

※这是个连载,没有固定更新时间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五号大街,安迷修付了车钱同雷狮一道往前走。安迷修的住处是在一栋出租公寓中,漆成淡蓝色的外墙让整栋公寓楼看上去整洁又安全,但入了楼道却不是那么回事。顺着楼梯向上一直到三楼,每一层都会有些微地叫骂声传到楼道中,这里给雷狮的感觉就像暴力份子的聚集地。
  “来吧。”安迷修打开门招呼雷狮进去。
  安迷修的住处是最简单的那种一室一厅,灰色的沙发摆在房间最中间,右侧是一体式的厨房,与灶台相对的橱柜桌就相当于是吧台了,上面放着一些杂乱的食品包装纸。而左侧则是两个房间,看样子就是卧室和卫生间了。
  “原来警察都喜欢这样的生活环境吗。”雷狮走进房间中央说道。安迷修把钥匙放下,从门口的鞋柜里拿了双拖鞋给雷狮,然后有些尴尬地朝吧台走去,他将上面的垃圾一把全塞进桌下的垃圾桶中,用挂在侧面的布擦着桌面上的残渣。“不……这个恐怕是巴格先生,就是我昨天邀住的人留下的,他人不错,就是稍微有点……不修边幅。”
  “你指望一个流浪汉能过的体体面面?”雷狮看了眼沙发上攒成一团的浅绿色薄毯,淡淡接话。“而且我问的不是这个房间,而是这个楼。看上去即使每周发生一起命案也不稀奇,为什么住在这里?”
  就雷狮的了解,对于案件警察通常会避免与自身的联系,只要产生关系,应该就会把那个警察从案件中剔除。私人感情,在这份工作中是非常碍眼的。所以越是混乱的地方,警察会离得越远,除非那人在做卧底工作……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安迷修打开冰箱打量着里面的东西,然后从中拿出一包面包片,“我只是觉得比起侦破案件,如果能阻止一场惨剧不是更好?虽然多数时候反会被双方骂多管闲事,不过这也不是坏事,至少他们好好的。”安迷修漫不经心地说着,雷狮竟从中听不出一丝违心。
  摇摇头,雷狮朝安迷修走去,在厨房的水池洗了手,把面包片塞进安迷修刚刚打开的烤面包机里,笑着说:“的确多管闲事,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敢随便从街上捡人回家的警察。”
  “嘿?我可是好心收留了你过夜!”安迷修拿着番茄喊道,“而且你这话明显对警察有偏见。”
  “这城市一半的人都是如此吧。”雷狮从切好的番茄中取出一片仰头放进嘴里,咽下后舔了舔嘴角,“毕竟几乎人人都知道那场失踪案。这是不是你带我回来的原因?”雷狮侧身靠着桌边看向安迷修。
  “……算是吧。”安迷修说着低下头,握着刀的手停下没了动作,直到烤面包机“叮”地响起来,他才把刀放在案板上,转身去橱柜里拿出酱。雷狮也没再搭话,两人安静地坐在吧台边吃着简易的晚餐。
  晚饭结束后,安迷修收拾着厨房,雷狮就坐在吧台看他的背影。刚才似乎说到了哪句话,让气氛突然变得怪怪的。就在这时雷狮的衣兜里突然响起一声,他掏出看了一眼屏幕就由塞回口袋里。
  “你一点都不像流浪汉。”
  雷狮抬目,就见安迷修拿着盘子看过来。
  “也许我是个富有的流浪汉。”他说道,摆摆手,“拿着钱去喝酒,碰巧醉倒街头,不幸被人偷了鞋和表,又幸运地被一位正直的警官带回家,多戏剧化。”
  仔细打量起来,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甚至都没能好好观察过这个叫“布伦达”的青年。单论身高,他比安迷修还要高上些许,之前脱下的外套虽然不是名牌但也不像便宜货,再加上他被偷的那块手表,这些行头可不是一个流浪汉负担的起的。而且光看那件黑色高领衫的轮廓想必经常锻炼,最后瞥向长相……不能否认,是街上小姑娘们好的那口,年轻帅气,那双紫眸更是摄魂夺魄,而且虽然会开玩笑但谈吐得体。
  流浪汉吗……
  安迷修笑了一声,转过身打开水龙头冲着盘子。雷狮的声音再次响起:“说起来,那个偷了我东西的人会怎样?”
  “拘役15天至3个月或罚款吧 ,毕竟虽然是惯犯,但盗窃金额其实都不大,不过你要是想告他,应该会被关上一年吧。”安迷修指着雷狮,意思是那块他拿回的表。
  “不需要,反正我也拿回来了。不过我的鞋是被另一个人偷走了吧。”
  “恐怕是,这就不太好找了。”
  安迷修抓抓头发,“如果你想找回来,可以试着去失物招领挂个名。”
  虽然这么提议,但安迷修自己也没底气,失物招领办的效率的确是让人不敢恭维。他思索着有没有更快捷的方法,却听见雷狮低语了一句什么。他没能听清那是什么,却意外有些在意。
  不过雷狮可没注意这些。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反手指了指卧室的门问:“我睡哪里?”安迷修眯眼笑着回答,“可能你得在客厅沙发上凑合一下了。”
  “在不知道多少人躺过的地方?”雷狮挑眉,不过还是朝沙发走过去,捏着薄毯的一角把它扔到沙发背上,揉了揉脖子,“你也不怕第二天出来,这里被我搬空了?”
  “你不会的。”
  这样说着,安迷修笑起来。
  “……这可说不准。”
  雷狮最后留下这么一句。没有争吵和过多的玩笑,雷狮就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都没回给安迷修一句“晚安”。安迷修纠结着自己是不是该把卧室让给雷狮,但细琢磨又觉得自己有些过于被他牵着鼻子走了。不说借宿的情况下,单是人与人之间正常的客气谦逊,在雷狮这个人身上都很难看见。倒不是不礼貌,但似乎太过自来熟了。
  就好像什么都不怕似的。
  尽管话语中好像很芥蒂自己的身份,但实际表现却完全……安迷修突然很想跟他聊聊。
  然而第二天,安迷修起来时,雷狮已经离开了。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