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素丸子

想涨粉

【凹凸】知晓世间的恶意 03

※全员向,多cp,雷安中心

※现代私设,警察&罪犯,ooc见谅

  巴克瑞区十七号大街,街心公园。
  数辆警车堵在公园的门口,黄色的封条将公园的游乐区封锁住,几名高大的警察站在封条外,阻止涌动的人群及闻讯而来的记者们。安迷修艰难地穿过人群,将警章给对方看了一眼,矮身从封条下钻进去。因为到的稍晚,场内已经有不少警察,不过安迷修还是一眼就看到凯莉警员。
  “凯莉小姐。”安迷修叫着快步走到凯莉身边,后者瞥了他一眼,淡淡说着,“来的真晚啊,对你的工资再负责一些啊。”然后用嘴里嚼的口香糖吹了个泡泡。
  安迷修尴尬地笑了下,没敢反驳她。
  警员凯莉的性格是众所周知的难对付,典型的严以待人宽以律己,与之对话更是只能顺着,不能反驳。
  凯莉手指勾勾,示意安迷修跟着后就转身向里走去。这个公园本身只是很普通的休闲场所,但位置因为更偏向郊区,平日多是老人在此停留,所谓的游乐区也不过是象征性的放了诸如滑梯、秋千之类。凯莉的脚步停在滑梯三米外,恶臭的气味令她皱着眉拉起一直挂在下巴下的口罩,安迷修捂着自己的口鼻上前一步看过去,滑梯下有一片褐色的痕迹和星点不易察觉的残渣。从那里有浓烈的尸臭飘来。
  “尸体已经运走了,按安莉洁法医所说,死者死亡超过48小时,死因是失血过多及感染,伤口处已经出现腐烂,尸体现在已经运回法医部去了。因为前几日的连续降雨似乎没人发现。报案人是附近的清洁工。”凯莉细细向安迷修说着。
  “那死者的信息呢?”安迷修捂着鼻子转头问道。
  “那就是你今天的工作,作为迟到的惩罚,找到这个死者的信息交给我。”凯莉拍着安迷修的肩转身叫住另一队的警察,随其向别处调查。
  如此简短的说明并且未做规定性的程序交接就委派自己的同级工作,大概也就凯莉会如此任性。按照正常的情况,是免不了一番说教争吵的,也就是安迷修这种绝对的女性维护主义者才会一声不吭地应下来。
  现场的警员一部分向着其他区域前去,试图找到更多证据,还有一部分人带着用透明封口袋盛装的证据准备打道回府,就连记者也有相当多转向民众试图取材。安迷修习惯性地在现场转悠了一圈,然后混到最后一辆返程的警车上回去了。
  安迷修在路上给法医部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自己即将到访。虽然并不是自己直接负责的案子,但安迷修还是习惯性地想要了解案件的全部实情。法医部在督警大楼后部的单独一栋小楼中,那里集聚了全市几乎所有的非正常死亡尸体,可以说这是对警部调查案件相当重要的部门,但大多数时候警员不会主动踏足这个地方……类似于“厄运集聚地”一样的迷信说法。
  安迷修赶到法医部门前,正有人从里出来,同样的警员装扮却是个生面孔。瞥了一眼那人,安迷修推门进去,看到安莉洁正站在显微镜前观察什么,他松手关门,那声响才惹得对方抬头看过来。“啊,午安,安迷修警官。”
  “安莉洁小姐,中午好,吃过饭了吗?”
  “还没吃完。”安莉洁歪歪头眼神飘向停尸台,白布旁一个打开的便当盒里的拌饭,友好地笑问道,“要一起吗?”
  安迷修语顿,干笑着摆摆手:“不了……我吃过了。”虽然对法医部没有不好的想法,但在停尸间吃饭什么的对他来说还是难度系数偏高。
  安迷修往里一直走,视线四下巡视着。对尸检的过程,安迷修并不了解,尤其是法医部各种缜密的仪器更是让他看的眼花缭乱,对像他这样的外行人来说即便再喜欢观察,最后的关注点也还是会回到尸体上,安迷修的脚步停在停尸台旁,他扯着白布的一角轻轻掀开瞥见那具尸体的面容——怒目圆睁的双瞳让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那是一个少年的面容,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脸颊上还有些青春期特有的雀斑。
  安迷修手中的布角被安莉洁摁下,重新盖住少年痛苦的表情。
  “你是跟凯莉的案子吧?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这边。”安莉洁带安迷修走到里面的办公室,示意安迷修在沙发上坐一下,在文件夹里翻起来。
  安迷修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看安莉洁的动作,还是忍不住回头透过玻璃窗望向刚刚那具尸体。“安莉洁,那个男孩是怎么死的?”
  安莉洁抬头,“你认识死者?”
  安迷修摇摇头。
  “那就别那么多好奇心,我可没有权限随意散布死者信息。”安莉洁又低下头,从文件夹中扯出几张报告单,看了看,放进复印机中。但见安迷修的目光还是没有收回的意思,叹了口气,“关心是好事,但稍微分分对象如何?”
  安迷修转回头看向她。
  “我只是觉得……很可怜,他还只是个孩子。”
  “被送到这里的人,有几个不可怜呢?安迷修,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光对熟悉的人,就连对陌生人也是友善至极,这是你的优点也是缺点。我想你自己也明白,为什么警部会让凯莉与你搭档,为什么明明是同级却让她对案件负责。”
  过盛的正义反而容易招致毁灭。
  安迷修问:“是谋杀吗?”
  安莉洁从复印机里拿出复印件和拍的尸体照片放进文件袋,拍到安迷修怀里。“你该去忙了。”
  对方下了逐客令,安迷修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抱着文件袋若有所思地离开了。回到局内办公室,对桌处凯莉的位置空无一人。安迷修打开文件袋,复印的尸检报告上写着尸体的死因和各种检验的数据报告,文件上重点提到失血过多,但最终死亡原因却是感染致死。感染致死,在这些年遇到的案件中也不是什么稀奇的情况。取出尸体的照片来看,死者面部有很明显的尸斑,但只要拿着照片去档案部与失踪人口比对并不是很难调查。
  安迷修叹了口气,倚着椅背仰起头,双目无神地望向灰白色的天花板。
  不知为何,他总想起那个少年的尸体,还有停尸台上另外两具没能掀开一看的尸体,安莉洁的话反复在脑海中响起。
  为什么凯莉是自己的搭档?
  为什么自己从单独负责案件到如今只能给人调查死者身份?
  他当然清楚。
  可他没法不在意那些被伤害的无辜的人,他必须保护民众,无论认识或不认识他必须去保护他们,这就是自己的职责啊。
  安迷修拿起桌上的相框,相框里是一个身穿军服的陌生男人的独照,安迷修就那么看了好久。
  “我必须去守护,我需要去做……”
  低语中,是抹不尽的疲惫。
  
  城市的夜幕降得那么快,像是从来没亮过似的,抬头望去月光早已被乌云遮蔽,很快连雨水也降下来,冲刷着反射灯光的玻璃窗,冲刷着渐渐失去人迹的漆黑街道。
  从出租车上下来回到的公寓一如往常,喧闹声此起彼伏,年迈的公寓管理员坐在小屋里缓慢地翻着报纸,老花镜后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似乎瞥了安迷修一眼。回转的楼梯一直上到三层,壁灯闪闪烁烁,黑色的小虫不知如何钻进地灯罩内。三楼尽头的窗开着,夜风中有雨和酒的味道从漆黑的尽头飘来。
  不知怎的,楼道中安静了一会儿,安迷修的皮鞋声明显起来,脚步稍稍加快。
  他低着头,看见雷狮坐在自己家的门口,脚边摆着几个空荡荡的酒瓶。雷狮抬头对上他的视线,他看上去被雨浇了个透,黑色的外衣湿漉漉沾上尘土,发梢贴在脸上似乎比昨日还要落魄。
  他张口,声音像是醉了。
  “警官,这么晚才下班,你很忙吗?”
  “……”安迷修在雷狮身边蹲下,拿起他身旁的酒瓶看了看,抬头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雷狮愣了一下。随即又笑起来,后背贴着墙面边笑边抖像要倒在地上,安迷修由蹲变跪赶忙扶住他。
  “我在等你回家啊。”
  一瞬间,他的声音又清明起来,轻轻在安迷修耳旁响起。安迷修把他身子扶直,才发现他眼中没有丝毫醉意,那双紫眸中反而带着些戏弄的意味。
  怒意突然涌上,安迷修迅速推开他站起来。
  雷狮又笑了两声,倚着墙也站起来,视线定在安迷修身上,看他绕过自己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就要甩门进去,雷狮猛地伸手拉住他,轻声说。
  “没有耍你,我等了你很长时间。”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也没有甩开雷狮的手,只是含糊地嘟囔了一句,给雷狮留了门。
  “……我回来了。”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