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素丸子

想涨粉

【BL】似是而非(二)

※兄弟梗,清水向
※流星街主线
※原著人物一闪而过|・ω・`)

  那天的凌晨似乎是下过雨,窗外暗淡的光勉强透过玻璃窗照亮房间,贝璐缇睁开眼视线恰好对上那排绿框横窗,窗子外的天空是灰白色的,厚重的云层有一丝又一丝的光在努力透过来。
  贝璐缇眨了眨眼,从吱呦乱响的床板上起来,只是昨夜酒喝得多猛地站起身便有一股眩晕感涌上来,他赶忙抬手扶住墙。然而接触到的并非冰冷的墙面,而是柔软的布料。贝璐缇偏头看去,是一件女人衣服挂在墙面的钉子上,贝璐缇的手恰好摁在上面。他将衣物拽下来,拎着两肩的位置举起来,是条女人的花样长裙,过多的褶皱和脏污让它看上去有些破旧。
  “可以还给我吗,小弟弟?”
  贝璐缇垂下高举着的双臂,视线直望过去,说话的人是昨晚在酒馆碰到的女人。女人一手掀着里屋的布帘,一手环在自己纤细的腰上,歪头靠着门楞冲贝璐缇笑着,补了一句:“有些冷呢。”
  这是个妓女。
  贝璐缇沉默着将视线落在对方还算漂亮的脸上,又扫过她赤裸着的身体,走过去将长裙递给她,同时问道:“他人呢?”
  贝璐缇指的是疤哥。昨天两人寻了地饱餐一顿,就没再多留,贝璐缇想着直奔二区,早些找到那个所谓的格斗场的兄弟将债追回,疤哥就只能陪着。不过一直到天色昏暗也只赶到七区,最后真如了贝璐缇的随口一提,俩人钻进了酒馆。基本来说,流星街各个分区没有多大差别,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生活水平不会相差很大,但物以类聚形成的特点还是多多少少体现在各种生活细节中,就好比贝璐缇和疤哥进的酒馆,凡是男人,身边除了酒还会有个陪酒的女人。
  这里的风俗一目了然。
  贝璐缇看过一眼大概就能了解这里的情况,而疤哥可以说的说上是轻车熟路。他入了门没有直奔酒桌,反而直接拽了门前的一个女人,揽着腰就往里走,女人看上去也像经验丰富,脸上连惊讶都没有直接就露出了一抹娇笑靠进疤哥怀里,倒像是领着疤哥进了店,给寻了个好位置坐下,酒后又顺势领着疤哥去了她的住处。独活的女人总是手段厉害且经验丰富。同样的女人也有往贝璐缇身上蹭的,但被他拒绝了,两枚钱币足以打发。贝璐缇就这样沉默喝着酒,时不时扫视眼两人,最后一同去了那女人的住所。
  可以说是相当普通的女人了。贝璐缇看着对方弯腰穿裙子时想。
  就脸而言是个能称得上漂亮的人,身材也称得上凹凸有致,比大多数皮包骨头的女人强多了,但在妓女群里只是个扔进去就找不到的家伙。红褐色的凌乱长发,黯淡的白色皮肤配上端正的五官,棕色的双眼,贝璐缇昨夜打量了几下也没看出有什么可以让人记住的特点。但现在,贝璐缇倒是把这条又脏又旧的花裙子记住了——裙子的下摆有一小块污渍。女人穿的时候低声念叨了一句,“该死的蠢男人,竟然射在上面了!”贝璐缇迟疑着看了看自己刚刚碰过裙子的双手。
  和一个女人独处虽称不上难熬,却也不让贝璐缇感到有趣。
  按她的话说,疤哥是跑出去方便了,不过怎么想都不该用这么久,贝璐缇琢磨着对方是不是骗了自己,但转念觉得反正自己也不能一个人回去,等等也无妨。
  贝璐缇走到门外,仰头看看天。天上依旧满是厚重的云层,看样子却不像是会再下雨,贝璐缇还是有些庆幸的,至少脚下的路不会更加泥泞不堪。
  天色的阴暗导致周围都不是很亮堂,附近一个又一个屋子和帐篷贴在一起,留出错综复杂的狭小道路,贝璐缇也不是很确定自己目前是在哪里,他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又翻了翻兜,才突然想起烟包被疤哥全部拿走了。
  “喏,”一只白皙的手夹着支烟递过来,贝璐缇抬头看去,女人站在他斜后方俯视过来,“可要额外收费。”
  贝璐缇接过烟点上,低头应道:“下次。”
  女人眯眼笑了一下,许是见贝璐缇收了东西便主动搭话:“话说你们是哪个区的人,我好像没有在附近见过你们。”
  贝璐缇垂着眼缓缓吐了口烟。
  女人稍稍弯下些腰,继续问着:“那个人说你是他的财主呢,我还吓了一跳,毕竟你看上去那么——”
  “小?还是矮?”贝璐缇接着她的话反问,金眸瞥向女人靠近的脸庞,待对方脸上露出一瞬间的呆愣后轻笑了一声。
  贝璐缇很清楚别人对自己的第一印象,毕竟有着这样的样貌。
  早就不知道多少次被别人当做流星街那些年幼的孩子,虽然也论不上多大,但贝璐缇至少可以确定自己成年也有些年头了,但托了这副不过一米六的纤细身体的福,即使已经在一区混了那么久,依旧有不长眼的家伙把他当雏崽看。其实但就流星街整体情况来看,因为物资和生活环境的缘故瘦弱及矮小的成年人可谓是一抓一大把,但根本没有那么多人像贝璐缇这样,时不时就被看小。归咎根本原因,其实还是脸的问题。
  贝璐缇长了一张秀气漂亮的童颜面孔。藏蓝色的短发,发梢微翘,细密刘海下是一双暗金色的双目,上挑的眼角像在他眼里抹上一层笑意,挺翘的鼻子配上总挂笑着微薄双唇,大多数人在想到他的危险性之前便被他的样貌迷了眼。
  “我本来想说年幼的。”女人的语气有些尴尬,贝璐缇的直白让她担心他是不是生气了。
  不过贝璐缇却没有想那么多。“无所谓。”他随口说,在门口的门榄坐下来,手臂搭在膝盖上将夹着烟的左手向外伸着,右手摸向自己上衣内兜掏出几张钱票递给那女人。“够吗?”
  女人愣了下,赶忙接过去,手上拨弄了下清点了数量:“没想到你还真是财主啊……”
  对于“财主”这个土气的说法,贝璐缇也懒得反驳。
  “那么,财主小弟弟也包养一下我如何?”女人在贝璐缇旁边紧贴着他坐下,歪着头一脸期待的表情,还不忘把胸往那边挤挤。
  贝璐缇咬着烟假装没听到。然而对方却像是看不懂似的,还一个劲凑过来,最后贝璐缇冷着脸将视线落在她那花裙子包裹着的宏伟胸部几秒,抽开手臂的同时站起来和她保持距离,问道:“你多大?”
  女人坐在那里配合地仰起头,眨了眨眼,而后道:“17吧。”
  比贝璐缇还要小,但却是成年了。
  “你不是处了。”
  “至少说成经验丰富吧,”她笑道,“怎么样?”
  不得不承认,至少对方笑起来是好看的,贝璐缇将视线从她身上挪开:“我考虑考虑。”
  贝璐缇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他看见远处有一个人影。
  从他的位置直望过去,视线穿过三四个小巷的另一端,贝璐缇看见一个人伫立在那里。和他相似的身形,相似的容貌,用冰冷的视线远远望着贝璐缇。
  是飞坦。
  他在这里并不奇怪。
  贝璐缇的心跳很快就恢复了,他们对视了有多久?应该是一瞬间吧?贝璐缇觉得有点久了。他把烟头扔在地上,扭头对那女人说道:“除了烟,你这里不给顾客水吗?”
  女人撇撇嘴,像是不满贝璐缇先前的敷衍回答,念了一句“这可也要收费。”就转身进屋了,然而她端着水出来时,贝璐缇已经不见了人影,房门前留下的只有依旧灰暗的天色和地上烟头升起的淡淡白烟。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