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素丸子

想涨粉

【猎同】似是而非(三)

※兄弟梗,剧情迷
※流星街主线,日常水
※本章飞坦一闪而过



  看到飞坦的面容,容易让贝璐缇恍神。他们的每次相见都间隔很久,贝璐缇总在心里计算着时间的长短,只要飞坦一出现那个数字就会冒出来。这是贝璐缇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习惯。
  女人进了屋,贝璐缇再转过头去看飞坦,后者已经收回目光转身离开。贝璐缇的眼神冷下来,他将双手插在口袋里也准备离开这儿,然而才往前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另一个人。就在飞坦刚刚停下脚步的位置,那个直对着贝璐缇的巷口处,站着贝璐缇的另一个老熟人,侠客。他应当是与飞坦一前一后同行,才刚注意到贝璐缇在这里。贝璐缇看到侠客朝飞坦的方向喊了几句,大概是说给他听,而后直直向贝璐缇走来。
  “好久不见啦。”侠客的语气听上去相当高兴。
  久违地见到侠客这个熟人对贝璐缇也不算坏事,于是他笑了笑:“好久不见。”
  “昨天才给你发过消息,没想到就在这里碰到你,我原本还计划过一阵子去一街找你。”侠客一边说着,一边同贝璐缇并行离开。“我本来还问飞坦,不过……你刚刚见到他了吧。”
  “嗯,”贝璐缇哼了一声,“一副让我滚远点儿的表情。”
  侠客笑了笑没说话。
  他大概能想象到几分钟前两人碰面的场面。飞坦和贝璐缇两者中,侠客与飞坦接触时间更长,与贝璐缇交心更深,对两人都多少有些许了解,但若论起两人的关系却也说不清。
  他所知道的仅仅是,飞坦与贝璐缇是兄弟。
  不是和睦相处的兄弟关系,也不是彼此敌视的兄弟关系。
  “这次是因为什么回来?”贝璐缇低着头问。
  侠客笑了笑:“没什么原因。”
  两人就如此时不时谈上一句,从狭窄的道路出来是通往七区主城的大道,位置算是偏远,除了零零散散几栋房子,多是临时搭建的简陋建筑物。贝璐缇四下望了望,飞坦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大道上。
  贝璐缇反手指了指附近一栋房子,示意侠客跟着自己走。他们走进那栋不大的小房,小屋的窗户被人从里面用木板钉死,房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叼着烟低头看着一个小册子,在贝璐缇站在门口挡住了房间唯一的光线时,他抬头看过来,嘴里哼了一声。
  侠客停在门口摆弄手机,贝璐缇掏钱买了一盒烟,在屋内点上后才走出来。“有去处吗?”
  “原来的地盘……不过应该是被别人占了吧。”侠客皱着眉语气中满是无奈。
  旅团曾经在流星街先后有过几块地盘,虽然并不大,但确实是势力的代表,那段时间的确少有人踏足。但自从多年前旅团第一次离开流星街开始,侵占领地这事就开始了。
  并不是针对幻影旅团,这也是流星街的常态之一。一旦确认那块地盘的势力或领头人转移,便会冒出大批的人去侵占争抢,基本上一两天内就会被瓜分。而相对的,几乎不会有人担心因此被原领地所有人打击报复,毕竟土地比物资更加珍贵。
  旅团最初回来也曾抢回过自己原先的地盘,后来因为库洛洛说没意义,旅团也就不做这种无用功了。侠客接着说:“所以打算去你给飞坦留的那栋房子住一段时间。你不介意吧?”
  贝璐缇深深吸了一口烟,手夹着烟条,往大道走了两步缓缓吐着烟气,然后用手背顶了顶帽檐,视野随之开阔了些。
  “啊…你随便住。反正他也不会回去,闲着也是闲着。”
  侠客上前两步,一手捞过贝璐缇的肩膀,手掌在他左臂拍了几下,笑着:“那就一起吧,我还指望你照顾一下我们的饮食起居呢。”
  贝璐缇笑了一声:“我像那么闲的人吗?”说完顿了一下问道,“你们都谁回来了?”
  侠客笑着,没有立即回答。
  “我和飞坦,派克富兰他们,还有团长。”
  “库洛洛?”贝璐缇反问了一句做确定。侠客没再接话。
  贝璐缇轻轻打开侠客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抖了抖烟蒂重新咬上。“我就不去了,我和库洛洛那家伙相性不合。而且还有工作要忙。”
  “工作?”侠客有些诧异,“你一个人?”
  认识贝璐缇的人都清楚,和乌鸦借贷所的其他人不同,贝璐缇从不单人执行工作,不是性格之类的原因,而是最简单的——他太弱了。
  “……”贝璐缇没接话,因为他也不知道疤哥只不过是撒泡尿到底跑哪去了,或是说那个妓女说了谎也可能。
  “先前那里整个就是个窑子窝,你就是直说自己逍遥被飞坦撞了个正着我也不会笑的。”然而贝璐缇瞥了一眼,说出这话的侠客脸上就是笑意满满。
  “信了你的鬼…”贝璐缇嘟囔道。
  顺着大道很快就到了七区的主城,与贝璐缇长期居住的一区相比,这里明显要混乱的多,各种厮混的小团体随处可见,贝璐缇一向不喜欢这种地方。更重要的是,这里几乎没有他的熟人。
  不过今天倒是有个意外。
  不……或许也不算。
  贝璐缇站在巷子里,抬头看向头顶两边屋檐中间的天空,就像是被环境改变了一般,这里的天空已不像先前看的那样阴郁,即便依旧满是云彩,却也能透出金白的阳光。他收回目光垂下头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疤哥,后者两腿瘫软着伸直在地上,背靠着墙面却还要侧倚着身旁装着湿木材的篮筐才能不倒下去,本来就满是伤痕的右臂上有多了几条淌着血的伤痕,凌乱的黑色发凌乱地遮住了他的脸。贝璐缇在他面前蹲下,伸手把他脸正前方的头发掀起,对上的是被血溅了半张的沧桑面孔。
  疤哥费力地抬眼看向贝璐缇,张了张嘴,像是为了忍着痛而紧紧皱起眉。
  “……老子可没输。”
  贝璐缇躲开他的目光,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烟,递到疤哥嘴里,替他点上火。
  “我知道。”

评论

热度(3)